收藏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 社長致辭 | 出版社簡介 | 幫助中心 
      高級搜索
訪問群眾出版社

福鳥

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  2018/2/7 9:40:23
瀏覽次數:2449  

  “咕咕——咕”“咕咕——咕”“咕咕——咕”……就這么沒完沒了咕了一中午。都眼看三點了,還在反反復復把人往死里煩。豈止一中午,已經足足兩個多月,天天早晨中午咕咕咕鬧騰兩回。
  算上廚房、陽臺,全家共有五個窗戶。鐵蛋是這家十六歲的獨子,卻不交往不出門,天天在家宅著,休學已經一年多了。心情惡劣,失望得有點兒厭世,沒心情和任何人發生任何交道。刪除了通訊錄,有同學打手機打家里電話一概不接,街上碰著熟悉的人絕不夾一眼,愣是低頭擦肩闖過去,自己把自己從這個世界上給一腳踢飛了,連爸爸媽媽也不想多瞧一眼多說一句話。也有最幸福的時候,就是宅在自己屋里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,呆呆地坐著躺著歪著爬著,感覺最好。可是,有不得不做的事情,比如這“咕咕——咕”,尤其攪擾一個宅在家里,把安靜看得比陽光空氣還重要的人。恨不能宰了這聲音,就再到自己窗臺上,再到爸爸的窗臺上,再到媽媽的窗臺上,再到廚房的窗臺上,再到客廳陽臺上,每一處都仔細得有點兒緊張,他下決心今天必須搞清楚什么在叫在哪兒叫為什么叫。
  從爸爸媽媽臥室窗戶往下看是小區美麗的院子,有花有草有樹,還有一圈朱砂紅橡膠步行道,鑲嵌進滿眼翠綠中。自己這面窗戶有點兒憋屈,被一道鐵銹紅墻壁擋得出不上氣。這道墻其實也是樓房,和這邊一樣二十二層。墻和墻用橋梁才用得著的又粗又重的鋼筋水泥梁連接。每回“咕咕——咕”,鐵蛋兒就找一圈兒。已經至少找了一百多圈兒了,始終沒搞明白什么在叫在哪兒叫。天麻麻亮就“咕咕——咕”,比雞司晨準,從春到夏,叫得單調乏味沒任何變化。好不容易到了周末上班族們需要睡個懶覺,中午享受享受午睡,“咕咕——咕”就來了。媽媽沒了耐心也叫:“天吶天吶天——吶!”爸爸說:“你叫得和那聲音一樣節奏。確實該給物業反映反映了。”這話爸爸已經說了不下二十遍。媽媽一聽就氣急敗壞,抓電話的手哆嗦,聲音也哆嗦:“忍無可忍忍無可忍!”可是,物業那邊沒人接。爸爸照舊心平氣和:“急不得。我一會兒親自去找。”其實,他靠安定才能睡著覺,當然比娘兒倆更煩更躁。鐵蛋閉緊自己的門,沒心情摻和大人的嚷嚷。他們兩個嚷嚷一陣兒準刷牙洗臉,媽媽喊:“寶貝,爸爸媽媽得上街一趟,回來給你買好吃的。想吃什么?”“我減肥。”“別說傻話!小孩子家家又不超重,有肥可減嗎?”
  “咔嚓”,爸爸媽媽隨手把安全門關上。
  “咕咕——咕”害得最苦的人又不是你們。宅家幾個月不出門,每一聲“咕咕——咕”都不放過他。靠轉椅上懶洋洋伸長腿,一支鉛筆在五根手指間轉過來轉過去耍雜技。只要腦子思考,鉛筆就得在手指間轉,宅在家養成的毛病有助于動腦筋:肯定是稀里糊涂一老奶奶或一老爺子兩個月前買了只鬧鐘,聲音設置為“咕咕——咕”。老年人操作不了電子設備,胡亂下指令,鬧的聲音太大、鬧的時間不講理。但還是有規律,每天早晨鬧一回,中午鬧一回。這么有規律鬧只有電子設備辦得到。鐵蛋準備寫一張啟事貼電梯口,“敬請有此‘咕咕——咕’叫設備的先生女士重新設置鬧鐘時間,若有困難,請打電話××××××××,將免費上門服務……”雙手擱鍵盤托上,手指即將雨點般落下。“咕咕——咕”……這一次聽得真真切切,天哪!竟然在自己窗外!他慢慢往起站,終于看到了,兩只灰色鳥落在鐵銹紅橫梁上,脖子上長一圈兒彩色斑紋,這一只歪斜著腦袋深情地望著那一只,望一眼“咕咕——咕”一聲,在表達關愛或者問候。誰都看得出,這是對兒情侶。“咕咕——咕”,那一只回應。一只叫的時候,另一只絕對不開口。不像我們人類,愛插嘴打斷別人的話。愛你說我說他說誰也不聽誰,吵吵嚷嚷亂七八糟打嘴仗。它們懂禮貌知忍讓。鐵蛋津津有味欣賞了一會兒,差點兒忘了自己幾十天來積攢的仇恨,就揚了揚手轟它們滾蛋。隔著厚厚的真空玻璃,它們聽不見也沒看著,依舊卿卿我我“咕咕——咕”。鐵蛋隨手拉起條白枕巾,開窗沖鳥們上下亂揮,兩只鳥忽地扇起翅膀翙翙飛去,消失在對過樓群后。
  安靜了,沒誰再吵了。鐵蛋兒耷拉下眼皮俯視院子里陽光下的樹影,安靜得連影子移動都能磨出聲音,安靜得人心悸。人家一對兒鳥好好談戀愛玩兒,又不懂得打擾了誰,就被無辜地驚嚇、野蠻地驅趕,著急忙慌飛起,慌慌張張說不定就碰了鋼筋水泥墻,很可能被電線掛一下翅膀倒栽蔥跌一跤……鐵蛋雙手捂了大半張臉,兩只鳥可人的模樣兒不時在緊閉的眼里眨巴。即使飛起沒出事,可憐它們那么弱小到哪兒去尋安身?這個角落,可能是它們千辛萬苦才尋得的,雖然不遮風擋雨,沒有茅草鋪位,還不能算一個窩,能夠拖兒帶女小寶寶們可以躺可以臥才算窩。這里不是窩但有樂趣,剛才它們就樂了好一陣兒。說這個窩不安全似乎也不妥,這角落還是比較安全的,因為,只對著一組窗戶,窗戶里就一個宅在家的大男孩兒,絕對不殺生,應該非常安全。至于剛才驅趕,“我也沒弄明白呀!你們藏起身兩個多月,好吃好喝鉚足勁兒‘咕咕——咕’,鬧心別人兩個多月,別人稀里糊涂任你們‘咕’,都快被你們咕瘋了,終于發現了你們倆,不打你們罵你們,還不許嚇唬嚇唬?你們總不能不講理吧!如果你們有良心還講道理,天黑前乖乖回來。不要嚇唬人好不好?”
  一年來,男孩兒沒說這么多話。可惜,這些話,是對窗戶說的。他覺得心里窩住一股無法流轉開的怨氣,他從來就沒想對誰說。對著玻璃說不丟人,不會有誰非要同情開導談心教誨講大道理,沒誰為誰落淚傷心痛苦。窗戶什么也不知道,連傻都不會。男孩兒說著說著,揪張抽紙抹淚,展開在眼前看了好一會兒,說:“奇怪不?我居然流了淚。其實才不是為那雙鳥,是為自己。完全是為自己。”
  眼淚再一次汩汩地流。是“汩汩”,只有他自己能夠聽見流淌聲。他接連揪好幾張抽紙捏手里,說:“你們兩個傻瓜!告訴你們,這是一座世界級超大城市,人口就有兩千多萬,在這里比你們各種鳥加一起還多得多。我們人像鳥一樣住在各自的小小的窩里,就像他們兩個大人出去,回來給孩子們提點兒吃的。你們不是回來也銜根蟲子、叼顆什么豆豆嗎?你們不也是要經常哄一哄小鳥們嗎?我們和你們不一樣,我們誰都不需要理會誰。我就不知道同一層住著的人的名字。我也不想知道。他們也不想知道我的名字。我們一群陌生人就這么黏黏糊糊好多年,一點兒意思也沒有。說哪兒了?現在是說你們。兩千多萬知道嗎?即使像你們那么小不點兒,飛起來黑壓壓能遮蓋整個藍天。而且人挨人人擠人,從地鐵鉆出來,一個個擠成相片。你們兩個傻瓜也不知道什么是相片。這么多人,你們上哪兒找安身處?你們飛著飛著肯定會累,累了肯定要落墻頭上、電線上、樹梢上歇歇翅,我們沒有翅膀,我們叫歇歇腳。你歇著也不能閑著,記住要來回走,沒規律地走,千萬不能一動不動。我們人發明了一種打鳥的壞東西叫彈弓,所有男孩子都愛玩兒,聽聽,打落你們,我們叫玩兒。打落了還手舞足蹈慶祝歡呼。你一動不動停下,說不定誰家小子就學獨眼龍閉起一只眼瞄你。危險不危險!”
  
  ……
  (摘自《北京文學》2017.9杜弋鵬 文)
  
  ……
  詳見本刊2018年2期
  



編輯:警察文摘----石虹   

    站內搜索

關鍵字
方 式

Copyright 2007 ©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™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木樨地南里甲一號  郵編:100038    出版社位置地圖
出版社電話:010-83903460(兼傳真)  010-83903250(兼傳真)  購書咨詢:010-83901775  010-83903257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地址:www.cppsup.com.cn  www.lrbkdo.co
大发快三根据什么开奖 新疆11选5 网易炒股 8足球比分网 山东11选5 建设理财产品 低价股票一览 茅台股票分析论文 北京赛车pk10 b股上证指数代码 理财平台哪个安全可靠百科 云南11选5 上证指数历年k线图 第三方理财平台 股票融资融券什么意思 正规理财平台哪家好 四川快乐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