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 社長致辭 | 出版社簡介 | 幫助中心 
      高級搜索
訪問群眾出版社

渴望

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  2018/4/13 10:35:25
瀏覽次數:1736  

  成長在單親家庭的少年阿淘擁有一個秘密——他偷竊文具店的筆,卻并不使用它們。撫摸著這些五顏六色的“寶貝”,阿淘便會在貧寒日子里獲得一份隱秘的滿足,直到這場偷竊事件被告發……
  冬天還沒過去,又起風了。窗外的石板路上濕漉漉的。天是剛入夜的鉛灰色,多云。似乎下過一陣雨,但又沒下起來。風一來,吹得屋子里冷颼颼的。窗戶還在“哐當哐當”響,一陣接著一陣。
  阿淘坐在書桌前,任隨巷子里的風吹在臉上。吹了一會兒,實在覺得冷了,才把窗戶關上。窗戶仍舊在響,只是變成沉悶的“空嗵空嗵”聲。臺燈下柔和的光線照著他,小小的臥室在擁著他。
  阿淘的屁股在椅子上挪了挪,輕輕地打開藍色抽屜——每次打開這個抽屜,他心里都非常興奮——抽屜里藏了很多筆:圓珠筆、鋼筆、水筆,蝴蝶帽的、喇叭帽的,紅色的、紫色的、綠色的。筆的身子有粗有細,上面全都繪著彩色圖案。阿淘看著這些筆的眼神,就仿佛在欣賞了不起的成就。它們還在不停地增加著,隔不幾天,阿淘便會放進去一支更加別致漂亮的筆。那時,他就像從外面逮到一只頑皮的兔子,把它放進籠子里,整個心都蕩漾了。
  他正在舒心地數著那些筆,媽媽進來了。阿淘趕緊把抽屜合上,繼續趴在桌子上學習。阿淘的一條褲子蹭破了,媽媽拿來針和線,進來給他縫褲子。那條褲子都穿兩年了,也到該破的時候了。阿淘幾次都想扔掉它再買新的,可媽媽不同意。
  這會兒,阿淘感覺到媽媽在身后的床上坐著,正一針一線地縫褲子。臥室里的燈壞了,只有書桌上的臺燈投去一點光芒。她眼睛看得有些吃力。她總是這樣,要在阿淘學習的時候守著他,害怕阿淘不認真讀書,害怕他長大沒有出息。阿淘不喜歡媽媽這樣。她一直在要求他:要求他用功,要求他節儉。但她卻很少滿足他。過年后,同學們都買了新書包,一個個高高興興地去上學。他們的新書包、新文具,朝課桌上一亮,就感覺特別得意,特別自豪。坐在阿淘前面的是個打扮新潮的男同學,因為頭發稀少,大家都叫他“小光頭”。小光頭總是轉過頭,指著手里的東西說,“這是我爸爸買的”“這是我叔叔買的”“這是我姐姐剛從日本帶回來的”。阿淘從沒亮過自己的東西,他的東西,沒有一樣是跟得上潮流的。他總是不露聲色地坐在位置上,默默地收斂著自己。
  媽媽還不知道阿淘的抽屜里有那么多筆。阿淘不能讓媽媽看到,她要是看到了,肯定該問是從哪里來的。媽媽從沒有給阿淘買過那么多筆,他欺瞞不了媽媽。晚上睡覺前,阿淘把這些筆仔細地捆了捆,藏在一個隱蔽的地方。
  學校旁邊有一家生意很好的文具店,名叫“貍貓”,賣的都是時興的學生用品。班里的同學常常在那兒聚集。老板娘是個大臉龐的中年婦女,脾氣暴躁,嗓門很大。平時只有她一個人在店里忙活,放學的時候人多了,她兒子才會來幫忙。
  阿淘自從上次進去過之后,一直沒再露面。最近上學放學從附近經過,也都盡量遠遠避開;有時候同學們爭搶著去店里挑選新東西,阿淘也毫不動心。
  “聽說樓下那家店里新出了一種熒光筆,用橡皮就能涂掉,”阿淘的同桌阿龍說,“我們晚上去看看吧,阿淘?”
  阿淘搖搖頭,只說家里有事,要趕緊回去。
  其實阿龍說的那種筆,阿淘已經有了。晚上做功課做得厭煩時,他就得意地拿出那根熒光筆,沙沙地在稿紙上涂幾個圖案,然后再用橡皮一一擦掉,心里既覺得神奇,又覺得慶賀。他趴在桌子上,想起那家文具店里各式各樣的筆——老板娘的兒子做了很多漂亮的筆筒,裝著那些五彩斑斕的筆,整個店里都充滿著誘人的光輝。阿淘得意地笑了,因為他能把這些光輝據為己有。有時候連他自己都很佩服自己。
  好多天過去了,學生們整天在“貍貓”文具店里進進出出,一切仍如往常那樣和諧平靜。或許阿淘的面孔已經被人淡忘了。他是一個謹慎的孩子,能把許多事情做得不留痕跡。
  一天傍晚放學后,阿淘終于再次走進“貍貓”文具店。
  他去文具店只挑兩種時間:人特別多的時候和沒有人的時候。那天人就特別多,男孩、女孩擁擠在一起,在狹窄的走廊上嘰嘰喳喳,熱鬧非凡。生意仍舊是那樣好。如果沒人注意到阿淘,他真會替老板娘感到高興。
  阿淘在人群中吃力地挪動著——事實上他熱衷于那種艱難行走的感覺——被一只只高舉的手臂和此起彼伏的喊聲所淹沒,裝作一個稀松平常的學生,帶著做作的煩悶心情將自己融化進嘈雜的聲浪中。
  對于隱藏的技巧阿淘已經頗有領會,只要同那些整齊劃一的動作保持一致,在攢動的人頭以及揮舞的手臂中再增添一個復制品,既不要在慌亂中刻意閃避,也不要在嘈雜中反向突出,就像水滴落進水池,瞬間偽裝自己,幻化于無形。
  然而,過于小心的阿淘有時又不能堅信自己。他擔心在這雜亂的人群里,還是會有一雙眼睛在悄悄地注視著他。他想:千萬不能東張西望。從想象到實現之間阻隔著何種困難,阿淘是非常清楚的。雖然寶貝被握在手里的那一刻,會讓人顫抖、心醉,但要拿到它們卻并非易事。不過他應該有信心,因為以前就成功過,而且不止一次。現在無非是駕輕就熟之中又一個慣常的環節罷了。他需要放松、平穩,在該出手時伸出致命的一擊,一切緊張和焦慮便都會了結。
  阿淘把目光越過人流,投向一直夢寐以求的寶貝。
  他已經找到合適的目標——一支閃著紫色碎光的水筆——在柜臺盡頭的邊角上,手一伸便能取到。
  他悄悄地等待著,等待著老板娘轉身的時機。其實老板娘已經轉身很多次了,有幾次時間還很長。阿淘為那錯過的機會感到痛心,恨自己沒有果斷一點。不過,失去的機會同樣在引誘著他:說明成功的希望是存在的。如果時間能倒轉一節,或許阿淘就已經得到那支筆了。再等等吧,等老板娘下一次轉身——希望那是一段長久的時間——幸運的光環便由此降臨。
  阿淘終于鼓足勇氣大膽行動起來。可是不好!老板娘這次轉身的時間極其短暫——阿淘捏住筆正準備抽離的動作定格在老板娘的視線里。阿淘緊張壞了——慶幸的是手臂仍然停留在半空中。他真是個機警的孩子,立刻換作一副考量的模樣,一本正經地研究起那支筆。老板娘則一直盯著他,面餅似的臉龐由于忙碌而漲紅,寬寬的眉骨散發出一種威嚴。阿淘裝作沒有看到她,拿著那支筆欣賞頗久,然后才近乎自然地望著對方:“這個多少錢?”老板娘認真地看著他,低沉道:“三塊!”阿淘“哦”了一聲,才放回那支筆。老板娘繼續盯視他一會兒,直到阿淘退出柜臺,她才轉移視線。這時她兒子也回來幫忙了。阿淘心想,今天是搞砸了。
  他拖著極其疲憊的雙腿擠出文具店,在門口的臺階上深吸一口氣,匆匆朝家趕去。
  路上他一直在想:老板娘看到了自己的樣子,或許她還知道店里經常丟一些東西,因此她的眼睛變得尖銳了。她那憨直而勤勞的面孔下,是一副被怒火燃燒的模樣。她一定極其憎恨那些竊取她利益的人吧。但不管怎樣,阿淘并沒有露出真正的把柄。然而這次落空,還是讓阿淘覺得害怕。除了源于沒有滿足的心理,他還從老板娘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:一個具有卑劣行為的自己。他以前從未意識到這一點。一直以來由著內心渴望所做出的行為,如今突然變得艱難起來。
  媽媽已經把阿淘的褲子縫好,只不過在褲子里面墊了一塊舊紅布。由于不是依著原有的褲縫破的,縫合起來的樣子顯得格外刺眼。阿淘覺得太丟人了。
  這天晚上,他坐在床沿上,低頭看著褲子上縫補過的痕跡,想起媽媽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邊監督著他學習,一邊為他縫褲子的情景。當他再抬頭看看臺燈底下的一堆作業本時,學校里的景象也隨之涌現在腦海。他突然覺得這是多么令人厭惡的生活!需要面對的事情太多了,但他卻要忍受種種不快去學習,去上課。他眼里的不快沒人會當回事,媽媽更不會理睬他。
  但這一次,他絕不會穿上這條褲子去學校的。平日里,他已經盡量學著不去攀比計較,然而現在卻要讓他毫無遮掩地出丑。還是那樣丟人的一條褲子!
  阿淘索性把褲子脫掉。一狠心,竟下樓把褲子扔進垃圾堆。他再也不要被它糾纏了。
  媽媽問他匆匆跑下去干什么。
  “什么也沒干!”阿淘生氣地說。
  第二天,阿淘心里特別煩亂。像是有件始終得不到解決卻又讓人心有不甘的事情在纏繞著他。
  晚上放學的路上,同阿龍分開以后,阿淘不知不覺地拐進一個批發市場。
  那里面也有幾家文具店。阿淘在一排店鋪前晃悠了一會兒,看見有一家比較清冷,就走了進去。
  售貨的是個上年紀的老頭,穿著一件舊式的灰大褂,戴著黑邊玳瑁眼鏡,兩顆眼珠咕嚕咕嚕轉。阿淘進去時,老頭機敏地低下頭,把眼睛翻在鏡框外面,帶著一種詢問的意思。
  阿淘只看了他一眼,便故作悠閑地觀賞起屋子里的文具。時間不早了,店里沒有其他顧客。
  老頭的目光始終追隨著阿淘,隨時準備捕捉阿淘的意向。這讓阿淘有些慌張。他知道這是在為顧客提供幫助,但還是感到忐忑不安。
  這里不像“貍貓”文具店那樣熱鬧。需要運用另外一種智慧。現在阿淘不必在人流中隱藏自己,反而要同眼前的老頭面對面地對決。但最終目的只有一個:讓老頭轉過身。他要找到恰當的時機,既不能讓對方起疑,又要成功脫險。不過老頭看上去是個精明的家伙,也許他是個很有經驗的店主。可是,難道他不會因為顧客的一個要求而轉身嗎?難道在轉身的時候還能夠用另一只眼睛窺察顧客嗎?
  阿淘的心又加速跳動起來。不管在哪個文具店,一定要讓自己像個真正的顧客。想到這里,他覺得自己做得并不出色。他的語氣和眼神,他躊躇的腳步,似乎總讓人覺得古怪。或許他太多心了,別人并沒有那么聰明。他們有著自己的生活,每天面對的都是平平凡凡的人,誰會刻意地針對一個上學的孩子呢?不能再磨蹭了,阿淘已經物色好對象,現在要進入角色了。
  他指著一筒圓珠筆問:“這個什么顏色的?”
  老頭笑了笑,一只手敏捷地推了下眼鏡,說:“什么顏色都有,你想要什么顏色?”
  阿淘用上嘴唇裹著下嘴唇,“藍色的吧。”聲音微小。
  “一般來說,都是藍色的。”
  “呃,那這個呢?綠桿兒的。”阿淘手又向上指著。
  “這個?”老頭只是微微地側過身,“這個怎么了?”
  阿淘意識到自己沒表達清楚,“是,也是圓珠筆?”
  “嗯,也是圓珠筆。你想要什么筆呢?”
  阿淘的嗓子嘟囔一聲,算是回絕了老頭的問話。他繼續在柜臺前晃悠著,查看著那五顏六色的筆,一會兒扣扣這個,一會兒摸摸那個。
  阿淘突然覺得很累。他很想讓老頭轉過身去,然后把筆拿走,快快樂樂地趕回家。或者說,他希望老頭知道他是來做什么的,但還是轉過身,故意讓他把筆拿走,快快樂樂趕回家。阿淘真想讓一切都變得簡單可行,不用作假,也不必驚慌。他感到厭倦。這前前后后的走動始終沒有一個正當的理由,他在一種虛假的氛圍里做著虛假的動作,卻要時刻花費心思蒙上真實的影子。然而他只是一個幼小的身軀,繃緊的神經給全身帶來沉重的疲勞感。
  但又不能懈怠。真正驚心動魄的時刻還沒有到來。不能再這么耗下去了,應該當機立斷,不被各種憂慮所擾亂,由著一股感覺——假戲真做的感覺——就像從自己家里拿出筆一樣自然,就像從爺爺跟前走過一樣自然。他可以的,他以前就成功過,而且不止一次。阿淘有了信心和勇氣。他突然裝作很驚訝地把目光停留在老頭的身后,然后指著高高的柜臺說:“那支筆,我想看看那支黑色的筆。”
  老頭轉過身,向阿淘確定著筆的位置。阿淘點了點頭。
  而在阿淘的面前,那支真正要據為己有的筆——藍色外殼帶著老虎帽的圓珠筆——正安靜地立在筆筒里,宛如翹首等待的街頭女子。
  老頭這次必須轉過身,才能把貨架上高高佇立的樣品取下來。快來了,就快來了。阿淘心里默喊著。
  
  ……
  (摘自《北京文學》2018.1 陳霖 文)
  
  ……
  詳見本刊2018年4期
  



編輯:警察文摘----石虹   

    站內搜索

關鍵字
方 式

Copyright 2007 © 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™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北京市西城區木樨地南里甲一號  郵編:100038    出版社位置地圖
出版社電話:010-83903460(兼傳真)  010-83903250(兼傳真)  購書咨詢:010-83901775  010-83903257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[email protected]
互聯網地址:www.cppsup.com.cn  www.lrbkdo.co
大发快三根据什么开奖 天津11选5走势 日本av女优成人片 今日竞彩比分推荐 股票涨跌颜色 e球彩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 欢乐三人麻将下载 足球比分直播捷报比分直播 太原小姐上门特色服务 wnba比分直播 极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2006篮网vs太阳 新手打麻将教程 天津11选5 安徽快三 山东十一选五计划软